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查房价 > 正文

前哨站|俄乌第4日战报与预测:俄罗斯与时间赛跑 世界走到十字路

发布时间:2022-05-21 点击数:

  截止北京时间2022年2月27日上午,俄乌战争的进入第四天。在此前三天的战斗中,战局的发展与大多数人的预期都很不一样:乌军打得很顽强,虽然整体上被一步步逼退,但仍维持着战线的连贯,俄军的表现则几乎与所有人的预期都严重不符,空中突击部队对基辅的突击凶猛却莽撞,装甲部队则明显缺乏气势,而俄空天军虽然压制了对手,但战场侦察与对地支援都非常乏力,甚至比不上在格鲁吉亚和叙利亚战场上的表现。

  在最受关注的乌克兰首都基辅方向,据基辅当地媒体称,当地时间2月26日凌晨3点左右,基辅Shulyavka区遭到了持续半个小时的炮击,现场共听到了五十多次爆炸声,在同一时间,城北的电厂也爆发了争夺战。这一过程显示出,俄军已经在基辅城外占据了比较稳定的阵地,其压制火力能够在较长时间内进行持续炮击。同日,战斗还在基辅近郊的很多地方展开。

  在这一天基辅附近战斗中,俄军空降兵第31、76近卫空中突击师与第64独立摩托化步兵旅都已现身,而据我们在战前搜集的信息,部署在白俄罗斯境内的俄罗斯空降兵共有4个师(第31、76、98、106近卫空中突击师)又2个旅(第11、83空中突击旅)的15个营级战术群,地面部队则为来自第35、36集团军的约10个营级战术群(似乎是两个集团军各旅均抽调一个营级战术群参战,相当于两个集团军各组织了一个师级单位)。

  也就是说,北线的俄军空降兵还是保留有很大一部分兵力(15-18个营级战术群)待机的。但穿过普里皮亚季沼泽的道路也显然并未完全打通,因此,向基辅方向突击的俄军虽然组织攻击频繁而凶狠,打出了不小的声势,但打击力度却显得比较有限,伤亡损失也不小。

  而在基辅附近的战斗中,乌军目前现身的部队包括陆军第101总参谋部警卫旅、总统警卫团、国民卫队第4快速反应旅与等部队,而陆军与空中突击部队各机动旅参战的信息至今仍未出现。不过,乌克兰政府在基辅城中发放的已经达到25000支。总体而言,从普京宣战直到战争爆发后第60小时,乌克兰政府还算比较冷静,对预备队的使用相当节制(当然,前提是乌军主力真的还在线)。

  随着乌克兰与俄罗斯使团在白俄罗斯谈判的展开,在谈判破裂前,部署在白俄罗斯境内的俄罗斯空降兵与地面部队将被迫冻结在战场之外,这也会导致基辅的压力大大降低。俄军要向继续向基辅方向施压,就只能通过普里皮亚季沼泽东侧的狭窄通道,攻击效率将进一步降低。

  2.东北线日战争爆发后不久,在哈尔科夫与基辅之间的苏梅爆发了激烈的巷战。这里部署的乌军部队是第27预备役炮兵旅和国民卫队第11独立营。俄罗斯方面宣称在该城缴获了西方向乌克兰援助的一批武器装备。当地时间27日凌晨3点,乌克兰方面宣称将俄军赶出苏梅。对此,俄军尚没有进行表态。但即便乌军真的夺回苏梅,俄军在该州的突破也已经达到相当的宽度和纵深。

  当地时间26日,哈尔科夫地区降下大雪,这也可能是春天到来前的最后一次大降雪,但地面冻结的情况仍不够理想,俄军车队在野外陷入泥泞的情况已经开始出现。

  在2月27日的战斗中,我们还注意到乌克兰空军部署在哈尔科夫城郊的第302防空导弹团向俄军整建制投降,该团装备的是S-300型防空导弹,一般部署于要地附近承担国土防空任务,一般也是区域防线的重要保护伞,这样的部队一般都深居防线纵深,但在战斗第三天就与俄军突击集群接触并放下武器,这意味着哈尔科夫城北的乌军防线实际上已经陷入混乱。

  俄军进入市区的部队多是装备“虎”式装甲车的轻型机动步兵,虽然在战斗中遭受了一定损失,但这些部队攻击凶猛,已经在几个方向上进入市中心位置。

  在顿涅茨克与卢甘斯克当面,俄军第8近卫集团军部队与两地民兵武装开始向西推进战线。在这个方向上,战斗显得较为沉闷。乌军在这一区域的一线兵力密度较大,凤凰网荣誉主笔唐驳虎指出,“乌军一般在顿巴斯战线个旅的规模。但自去年底局势紧张以来,泽连斯基把派往前线个”

  但随着俄军第58集团军与第22军团部队从刻赤地峡冲出,乌军东部军区南翼开始遭到严重威胁,被夹在顿涅茨克和克里米亚的马里乌波尔地区被合围已经只是时间问题,驻扎在此地的乌军两个海军步兵旅(第36、40旅)以及由臭名昭著的“亚速营”发展而来的“特种作战分遣队”等部队在当地时间2月27日被俄军推挤到亚速海岸附近的狭窄区域中,极有可能陷入合围。

  27日当天,俄军开始在第聂伯河上架设野战桥梁,罕有露面的乌克兰空军突击了架桥区域,可能导致了俄军架桥车辆的损毁,但也付出一架苏-25型攻击机被击落,飞行员阵亡的代价。乌克兰空军的空袭并未导致俄军架桥行动的失败,在当地时间27日下午,俄军还是完成了桥梁架设。当晚,俄军的多管火箭炮即对赫尔松进行了火力打击。

  截止到目前的冲突中,俄军在南线的突击是最为顺利的,在战争爆发当天就对当面的乌军造成了比较严重的打击,此后的推进也没有滞涩,这一方面与这一方向上的俄军(第58集团军)战斗经验较为丰富有关,另一方面也应当与这一地区战场狭窄,乌军兵力有限有很大关系。但随着俄军顺利击溃第聂伯河下游左岸乌军部队,其对第聂伯河出海口地带的攻势已经箭在弦上。

  在当地时间2月26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对媒体表示,可以与俄罗斯方面展开谈判。当天我们采访了战略学者王鼎杰先生,他指出,泽连斯基的这一举措,在当前这种交战窗口不断紧缩的情况下,对俄罗斯的意图构成了比较明显的挑战,如果西方国家采取恰当措施的话,对未来局势将产生非常微妙的影响。

  而对俄罗斯而言,泽连斯基的谈判要求也进一步加剧了国际舆论压力,迫使俄罗斯必须做出正面回应。最终,由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保证谈判期间乌白边境暂时对俄军关闭,使双方得以在白俄罗斯境内展开第一轮谈判。双方对这轮谈判都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信心,虽然俄军不再从白俄罗斯方向增兵基辅前线,但俄乌之间的交火仍在继续。

  这是俄罗斯修改国家战略以来,甚至是俄联邦建立以来,其核力量前所未有的极高战备状态。

  次日,白俄罗斯即举行公投,宣布放弃无核国家身份,允许在其境内部署核武器,这也意味着白俄罗斯启动了退出《核不扩散条约》,成为世界上第六个该条约的非缔约国(另外五个分别是印度、巴基斯坦、以色列、朝鲜、南非)。如果不是此次战争影响极大,这本身也是一个爆炸性新闻。

  本次战争爆发以来,俄乌之间的首轮谈判很快就要启动。但是达成和解的希望极为渺茫。俄罗斯的攻击已经全面发动,不能取得值得一提的胜利就是失败,而这失败的后果,俄罗斯无法承受。乌克兰虽然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国土大面积被攻陷,人员装备都出现严重损失。

  哈尔科夫在第聂伯河以东地区的重要地位,使其在战争爆发第一天吸引了高度的关注,但随着基辅攻防战的爆发,对这里的聚焦迅速弱化。但这座城市的位置,至今仍然关系着乌军整个第聂伯河以东布局的稳定,而随着两军行动的进一步展开,以及信息管制的实施,哈尔科夫这座曾爆发多次大战的兵家必争之地,逐渐被“战争迷雾”所笼罩。而这迷雾之下,很可能酝酿着决定战局,乃至改变世界的变数。

  在27日开始的哈尔科夫城市争夺战中,俄军的攻击进行得非常坚决,乌军的抵抗虽然比较顽强,但仍在俄军的多路向心突击下被逐渐驱赶出市中心。入夜后,俄军的重型火炮与火箭炮也持续不断地轰击已知的乌军阵地。在很多人看来,俄军开始表现出符合预期的战斗力。但事实上,战场上传出的视频画面显示,俄军投入攻城战的基本还是轻步兵,缺乏直射重火力和重装甲的掩护,使他们在战斗中付出了比较大的代价。这显示出,俄军仍然努力地保持其装甲突击力量的灵活性,即便付出更多损失也在所不惜。

  3.从危机升级开始,俄军动员已经三个多月,俄罗斯的财政安全线.乌克兰从最初的震撼中反应过来,现代国家动员体制正在逐渐发挥作用,未来抵抗会越来越激烈。

  时间的流逝对俄罗斯越来越不利,而俄罗斯想要解决这一问题的关键,仍是能否锁定并歼灭乌克兰陆军主力,夺取多个重要的中心城市。这两个目标是一而二,二而一的。战争开始后,除了击败对手,没有其他夺取胜利的更好办法。这一点,对俄罗斯成立,对乌克兰也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