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买新房 > 正文

被撕裂的缅甸

发布时间:2022-02-17 点击数:

  紧急状态下的缅甸仰光。2月2日,两名安保人员站在缅甸仰光市政大楼的入口处

  政党斗争、军事对抗、少数民族和主体民族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及缅甸老一代领导人和“Z世代”年轻人之间观念的背离,都将缅甸社会深深撕裂。

  自2月1日缅甸军方拘禁包括昂山素季在内的全国民主联盟(民盟)高层以来,缅甸紧张局势一路升级,抗议民众与军方的矛盾似乎不可调和,而政府军和少数民族武装之间的军事冲突也持续不断。

  政党斗争、军事对抗、少数民族和主体民族之间的紧张关系以及缅甸老一代领导人和“Z世代”(在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又称网络世代、互联网世代)年轻人之间观念的背离,都将缅甸社会深深撕裂。

  针对缅甸局势的变化,缅甸《伊洛瓦底报》评论指出,缅甸正接近其漫长历史中的一个关键转折点。

  2015年民盟上台后,与缅甸军方形成了二元核心。其间,民盟和军方都采取了相对妥协的态度。不过,尽管双方表面配合,但在私底下较量不断。民盟执政时期,从未召开过国防和安全委员会会议。而在2020年大选过程中,民盟与军方更是罕见地打起了“口水仗”。2020年11月2日,缅甸国防军总司令办公厅发布声明,就联邦选举委员会的能力、提前投票、选民名单错误和失误等诸多问题质疑大选的自由和公正,还表示民盟政府必须对联邦选举委员会的错误负责。

  2021年2月1日,缅甸国防军成立了“国家行政管理委员会”(SAC),制定了五点计划和九个目标执行任务。几乎同时,由部分在2020年11月8日大选中当选的民盟议员成立了“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CRPH)。

  4月16日,缅甸民盟主导成立的“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发布公告,宣布成立新政府“民族团结政府”(NUG)。新政府本计划在4月1日成立,后拖到了缅甸泼水节后的第一天(缅历新年)。

  此后,“国家行政管理委员会”和“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民族团结政府”互相认定对方为“恐怖组织”。

  双方角逐的焦点在于2008年宪法的存废。3月31日,“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宣布废除军政府时期起草并通过的2008年宪法,同时颁布了由其起草的《联邦民主宪章》。在此之后,缅甸街头掀起了一股“焚宪”浪潮。

  缅甸2008年宪法的产生,是为了实现国家转型,又能保护军方权力而形成的“折中”方案。缅甸军方在制度、组织和军事三项保障条件上都下足了功夫。对于军方来说,其底线和原则就是维持对政权的关键控制,只要这一核心利益不被触及,军方就能在2008年宪法原则和制度框架下合作。如果强行推进修宪以削弱军方对政权的关键控制,将引发双方之间的冲突。

  缅甸政治评论员漂伟表示,“民族团结政府”废除2008年宪法、重新制宪,将使民盟和军方失去谈判和解的可能性,可能让缅甸陷入更深的分裂。况且,缅甸少数民族与民盟的利益也未必完全一致,重新制定宪法将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5月5日,缅甸“民族团结政府”宣布组建“人民国防军”(PDF),并表示该军队将是未来联邦军的基础。随后缅甸胶塞、内比都等多地宣布成立“人民国防军”在当地的附属组织。

  5月8日,由缅甸军方控制的“中央反恐委员会”发布通告,将“人民国防军”及其附属的地方组织、“民族团结政府”和“联邦议会代表委员会”都认定为“恐怖组织”。

  与此同时,缅甸政府军与少数民族地方武装之间也冲突不断。2月1日以来,克钦独立军(KIA)、克伦民族联盟(KNU)等与缅甸政府军之间的交火有愈演愈烈之势。缅甸部分地方,特别是在示威活动中有较多伤亡的一些乡镇,已宣布组建当地的“平民军队”。这些临时军事组织装备了气枪、猎枪等简易武器,西北部萨加因地区的组织还拥有自动步枪。

  长期以来,缅甸政府试图将国内的少数民族武装纳入边防部队体制,并为此举行了多轮谈判。但迄今为止,这个问题一直未能解决。大量武装割据的存在为本就脆弱的缅甸局势增添了更多变数。

  军方在缅甸是一个自成体系的特殊阶层和社会群体,其内部等级秩序和组织体系严密,有专属的组织指挥系统、政治宣传机构、教育训练系统和后勤保障体系,还有一套完备的挑选和培养精英的体制。历史上,缅甸不止一次陷入动荡和分裂。缅甸2008年宪法规定,当国家陷入危机时,缅军最高司令可接管政权。在这个过程中,军方形成了一套特殊的自我认知观念,即其自身才是国家统一和完整的捍卫者。

  缅甸军方将自己打造成国家的“守护者”,但不是所有缅甸人都认同。焚烧2008宪法和缅甸国旗的行为已充分反映出一些人的态度。

  军方面对的是更年轻一代的民众,他们与经历过早期政变和军事政权的人在思想观念上已有很大不同。特别是“Z世代”的年轻人,在相对自由开放的氛围中成长,通过即时和开放的互联网接触外部世界,并不认可军方在缅甸政治中的地位,对于军方的所作所为也表示不满。而与此同时,民盟内部一些领导人也并不完全理解“Z世代”年轻人的态度和情绪。

  缅甸政局出现巨变后,其发展态势一直受到国际社会关注。西方一些国家在地理上虽远离缅甸,却摆出了积极干预的姿态。美国率先加大了对缅甸军方的制裁和施压,如冻结缅甸军方人士在美国的资产、停止对缅甸的官方发展援助等。欧盟紧随其后,宣布针对性的制裁措施。有分析认为,西方一些国家欲借缅甸此次危机进一步扩大缅甸国内的乱局。在地缘政治竞争日趋激烈的背景下,对抗的外部环境更加剧了缅甸内部的撕裂。

  尽管很多民众无比期待一次性彻底解决缅甸百年来的痛苦,但缅甸的特殊现实可能更需要他们保持耐心。本轮政局动荡将会对缅甸社会产生深远的影响,巨大的鸿沟也将会或明或暗地横亘在缅甸各群体之间,难以弥合。

  世界银行曾预测2021年缅甸经济将增长5.9%,但现在这一数据预测已被下调至-10%。世界粮食计划署估计,在未来几个月内,缅甸将有多达340万人挨饿。缅甸一些家庭已经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而陷入困境,如今邻国印度暴发新一轮更加严重的疫情也波及缅甸。

  历史学家丹敏乌在其著作《缅甸的未竟之路》中写道,“缅甸所需要的,不是简单的政权更替,而是更彻底的转变。”他认为缅甸的许多问题比单纯的民主议题更重要——比如族群冲突、经济萧条以及底层困苦。

  (周浩系国防科技大学副教授、国别区域研究中心主任;宁威系国防科技大学讲师、东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